鳥鳴神河幽

來源:本站

時間:


陝渝交界的神河源,變化多端,喜怒無常,一會兒晴,一會兒陰,一會兒雨,一會兒霧。剛才還是陽光燦爛,轉瞬間便成混沌世界,回頭搜尋,我住的小木屋幾乎就不見了蹤影。霧就像剛沏的一碗酽茶,並非黏稠得化不開,你一走近,它就後退一步,爲你讓出一條路來。腼腆,知趣,分寸得當,靠的太近怕你生厭,離的太遠又怕失去。幾聲清脆鳥唱,在這霧中,顯得格外親切。形容春景最多的詞是鳥語花香,鳥不語,花就不香,鳥把說話當成唱歌,甚至說的比唱的還好聽,雖然好聽,也只能冒猜,猜不到也沒關系,就當一位忠實的傾聽者。


魚躍可見纖鱗,鳥飛能聽翮聲。走出屋外,霧我一體,雖目不能及,卻獨享著耳福:叽叽,比比一唱一合,對答如流;哇!哇!誇張的叫好聲,夾帶著幾分妒意;比喲!比喲!拉歌聲起,推波助瀾;瞿瞿!瞿瞿!誰不聽指揮,哨音警告;喔外!喔外!喜事盈巢,唢呐齊鳴;乖乖喲!乖乖喲!打情罵俏,酸不溜幾;姐姐怪!姐姐怪!一聲嗔怨,幾多憐惜;哭!哭!誇張的奉勸,欲逗一樂;多多多來米!三天不練口生,好嗓子也得天天吊……

有人說鳥是樹的花朵,我說鳥是森林歌手,鳥語是世間最美的語言,鳥音是世間最動聽的音樂。時而舒緩如閑庭信步,時而匆促如急風暴雨,時而抑揚頓挫板眼分明,時而清朗疏淡節奏明快。乍一聽,像是大合唱,多聲部輪唱,雖都達到音色所能表現的極致,但並不雜亂。仔細聽來,卻是幾組錯落有致的女聲小合唱,層次分明,音律和諧。一聲嗓音特別的高腔,可能是領唱者正在試音。聲音嘎然而止,莫不是遭遇了休止符?或是見好就收,給聽衆一個回味的空間。余音繞梁,騰越擴散,如一石擊湖,拓展的漣漪一直飄到山谷之外。童音稚語,低吟淺唱,令人怦然心動。一會兒是美聲,柔婉悅耳,飄然欲飛,音韻拐彎抹角拉著長長的花腔,似是生命的雅奏。一會兒是通俗,聲撼曠野,心寄荒遠,夥伴們激動地吹著口哨擊打鼓點,得意著找到最具時代感的表現形式。一會兒又是民族,婉約純厚,聲情並茂,雖是陳詞舊調,卻夾雜著鄉音鄉韻,有一種傳統的厚重和原始的震撼力。


鳥是世上盡善盡美的靈異之物,雖說近山識得鳥音,那也是一知半解,或是近得不夠,近得匆促。一只五彩斑斓的錦雞極優雅地從我視野中走過,長長的尾巴,尖尖的喙,鮮豔的羽毛,玲珑飽滿,光潔的流線型體態,細瘦而不幹癟,豐腴而不臃腫。鳥愛美,更愛生活,無論是妙齡還是長者,得體的裝束無一絲半縷淩亂,隨時隨地都在梳理。特別是婉啭流麗的清唱,是自然界一曲最動聽的天籁。


神河源的樹比草稀奇,有樹也不高大,因而鳥聲就離地面近。大霧說散就散,四野碧鮮,高天如洗,我袖著手在原始的草甸和林中踱步。神河源是空曠的,是大氣的,是沒有多少遮攔的鳥的天堂。置身此地,思維猶如這草地延展著廣闊,感覺到另一種通透和疏朗。神河的水很小,小到只有一條細線,小到只涉一足便可斷流。一般說來,根須都是細的,源頭都是小的。因此,我喜歡這個小字,比如小花,小草,小路,小雨,小橋,小鳥,小夜曲,小家碧玉。細是巨之根,小是大之源。我靜靜地躺在鋪滿落葉的腐質土上,背靠神河之源的前胸,心靈便貼近了大巴山的心靈。此時看鳥交頸相戲,在樹與樹之間跳躍,聽綠蔭深處忽斷、忽續、忽遠、忽近的鳥鳴,就有通天接地之感。



原始神河源,要的就是這個原汁原味原生態。寫了一千字,闊綽了筆墨,其實,要得神河源之神韻,無需太多,一個字足矣!